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秦淮人的博客

琴棋润心 书画养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现居住秦(陕西) 笔名:(淮人) 号:墨云轩主,是一名书法艺术爱好者,现西安市书法家协会会员,西安市职工书画协会理事,陕西上善水墨画院(院聘书法家)会员,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研究员,黄河文化书画院院士,西安市灞柳书画协会副会长,陕西省及西安市硬笔书法研究会会员,从事书法已30余年,主要擅长力攻毛笔行草书及硬笔书法,在古今碑帖楷.行.草中各得点悟,尤以行草见长,尤工大字,如需书法作品请与我联系或博客联系录里询查,非诚勿扰! qq:642825275.手机:13709202207 18966926793

何绍基临曹全碑  

2016-04-29 10:24:22|  分类: 古今书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季老頭《何绍基临曹全碑》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 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 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 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  
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 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 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 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 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 
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 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 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 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 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 
 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 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 
 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 
 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 
 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 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 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 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 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  何绍基临曹全碑 - 季老頭 - 季也亲的博客

何绍基(1799-1873),清书法家。湖南道州(今道县)人。字子贞,号东州,晚号蝯叟。道光十六年(1836)进士,官编修。工经术词章,尤精说文考订之学,旁及金石碑版文字。书法自成一家,草书尤为一代之冠。晚年以篆、隶法写兰竹石,寥寥数笔,金石书卷之气盎然

何绍基的书法成就很高。各体书熔铸古人,自成一家。草书尤为擅长。何绍基的楷书取颜字结体的宽博而无疏阔之气,同时还掺入了北朝碑刻以及欧阳询、欧阳通书法险峻茂密的特点,还有《张黑女墓志》和《道因碑》的神气,从而使他的书法不同凡响。何绍基的小楷兼取晋代书法传统,笔意含蕴,行草书融篆、隶于一炉,骏发雄强,独具面貌。他的篆书,中锋用笔,并能掺入隶笔,而带行草笔势,自成一格。何绍基书法,早年秀润畅达,徘徊于颜真卿、李邕、王羲之和北朝碑刻之间,有一种清刚之气;中年渐趋老成,笔意纵逸超迈,时有颤笔,醇厚有味;晚年何绍基的书法已臻炉火纯青。济南大明湖历下亭楹联杜甫名句“海右此亭古,济南名士多”,即为他所书。历下亭东壁仍存其《重修历下亭记》石刻。  

他是一位十分勤奋的书法家。他自己说:“余学书四十余年,溯源篆分。楷法则由北朝求篆分入真楷之绪。”何绍基早年由颜真卿,欧阳通入手,上追秦汉篆隶。他临写汉碑极为专精,《张迁碑》,《礼器碑》等竟临写了一百多遍,不求形似,全出己意。进而“草、篆、分、行熔为一炉,神龙变化,不可测已。”至今存临本仍然不少。中年潜心北碑,用异于常人的回腕法写出了个性极强的字。  

《隶书七言联》何绍基曾曰:“如写字用中锋然,一笔到底,四面都有,安得不厚?安得不韵?安得不雄浑?安得不淡远?这事切要握笔时提得起丹田工,高著眼光,盘曲纵送,自运神明,方得此气。当真圆,大难,大难!”,由此可见其对中锋的高度重视和深刻理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